訫·无杂念-

有没有人想试试黑魂设定啊!!!虽然我只是老菊视频通关党x
金:
受到钟声召唤,无火之灰欣然苏醒,同时也是忘记了很多事情的游魂,黑暗之环里涌动的是…?。经常性迷路,第一次出征花了两个月才重新回到传火祭祀场。擅长控制和回复类奇迹和魔法,偏辅助,输出有些乏力。
“就算我是无用之人,这个世界的火也必须有人来传!”
格瑞:
不死人灰心哥,武器为一把绿色特大剑。目的不明地守在传火祭祀场,似乎认识变成游魂前的金,初见时就长叹一声,劝他躺回旁边的棺材里。在金迷路两个月后决定和他一起行动,沉默寡言,战斗力超高的全能型巨剑侠。身份成谜,很熟悉与深渊怪物作战。
“重新睡去吧,金,已经够了。”
凯利:
咒术师,被称为星月魔女,似乎知晓一切,被金从王城的地牢中救出[?],怀抱着不明目的也一同行动。与格瑞有着不为人知的交集,曾经被格瑞拿刀架在脖子上。
“真有趣啊,看看你们现在,凯利小姐我可不能错过这场好戏哦?☆”
安迷修:
洋葱哥,有着奇怪臃肿的盔甲和同样奇怪的语调,卡塔利纳的最后一名骑士,对骑士精神有着狂热的赞扬。弃盾而用双手剑,武器附魔为寒冰和火焰双属性,耿直地起名为冷热流。除了雷狮没人见过盔甲之下的样貌,因为被雷狮骗走过全身盔甲心怀不满,但因为其正直的本性,从来没有对他不利。为了报答金找回盔甲的恩情加入小队。
“没有人,可以侮辱我们卡塔利纳的骑士。”
雷狮:
忘记很多事的游魂,只记得自己曾经有一个小队,一直边旅行边寻找他们。精于骗术的小偷,做过不少坑人夺宝的坏事,名声很臭。初见就骗得安迷修只能躲在井里,目前加入金的小队,武器是双手锤,附魔雷电属性,会一点雷电魔法。
“哈,看见好处就要上,看见弱鸡就要踩,世界是很残酷的。”

终于遇到了我的真命天女id…!队友捣什么乱他开场这话是对我说的…!

鱼药 梦境

[论我涂完试卷后都在干些什么]
[庄周男友力up]
[细思极恐]
扁鹊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梦了。
死过一次,大概连梦都被埋在地里腐烂了。他一直这么坚信着,安然地捱过无梦或者无眠的夜晚。
直到庄周出现。
他们花了一个时辰同行,花了一个星期同房,花了一个月同床。
扁鹊理不顺这纠缠不清的关系,只能惴惴不安地观望着它飞快地抽枝拔节。
扁鹊经常会疑心这过分迅猛的进展,他不是一个情感丰富的人,即使是遥远的单纯岁月,爱情也没能使他产生丝毫波动。但每每对上庄周的眼睛,他便迷迷糊糊地什么也想不了了。
庄周有一双惑人的眼睛,很难找出一个适当的词来形容它,一如庄周本人。事实上,扁鹊甚至不知道庄周是不是人。他的一丝一毫都无疑彰显着人类的最高杰作,艳丽,英挺,过分完美,完美得无法归于人类,甚至具有操控梦境的能力。
庄周是“他”,是有着蔚蓝眼眸的“他”,仅此而已。
大概那些重新出现的梦境,也是受到了他的影响。
扁鹊再一次在梦境中醒来,这次似乎不太一样。
端详着永生难忘的秦宫壁饰,他浑身的血液仿佛凝固。
徐福………
面容模糊的宫女前来传唤,扁鹊下意识地抗拒,双脚却自发动了起来。
“越人,怎么来得这么晚?”徐福低沉的声音传来,像是惊雷炸响在扁鹊耳边,战栗感顺着尾椎一路爬上脊梁,炸的扁鹊一片空白。
无论死而复生后多么大变,他现在才意识到,自己还是那个任人掌握的无力学徒。
徐福也不管他有没有回应,自顾自地说道:“为师知道你向来心软,下不去手,但这是千秋万载的功绩,白起一旦完成,本来死伤千万的士兵都能得救。你是我最心爱的弟子,越人,完成他。”
虚情假意。扁鹊恶心得想吐,他浑身僵硬地被徐福牵着,被迫跟进了那罪恶的密室。
还是一样的陈设,昏暗的内室只有猩红粘稠的血池,半身魔化的怪物,四周间或透出一点荧光。
荧光…?扁鹊的记忆有些模糊,他皱着眉努力回忆,不自觉地抬手试图触碰它们。…原来有这些光点吗?
徐福适时地咳嗽一声,扁鹊的神经又紧绷起来。
他捏着最后的一支药剂向白起走去,扁鹊的手心开始发汗,几乎握不住试管。他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回头。
徐福高大的身躯藏在阴影里,莹蓝的微光投下,神色莫测。
噩梦总会勾起并放大内心最深的恐惧,使人软弱不堪。
自指尖开始,扁鹊整个人都开始细微地发抖,薄薄的衣料被汗水黏在一起,冰凉彻骨。
不过是场幻梦。他恍惚地想。恶名远扬的毒医咬着牙将手中药瓶扔出,姿势像个抛绣球的小姐一样滑稽可笑。
徐福不闪不避,尽数接下液体,不过片刻,已经露出森森白骨,黑红的蚀面上烂肉抖动着,簌簌掉下。
他毫无征兆地开口:“越人,为什么要背叛我?”腐蚀过半的声带刮出的声音嘶哑阴戾,像是地狱的回声,他顶着这幅骇人的模样缓缓逼近,逐渐加重的脚步在密室里分外清晰。
明明是你背叛在先,你甚至活活埋了我!扁鹊差点尖叫起来,他快崩溃了,摇着头一步步后退。巨大的绝望和怨恨滚作一团从四肢碾过,几乎无法呼吸。当他抵上墙壁的一刻,恐惧达到了顶峰。
他靠着墙慢慢滑下,抱住双膝,自暴自弃地等待着。
预想中的死亡并没有来临,一只手搭上了他的肩膀。扁鹊猛地抬头,庄周在一片荧光中,半跪着拥抱了他。
就像是溺水者遇到了一块浮木,穿行沙漠的旅人发现了一壶清水,绝处逢生的喜悦足够冲昏任何人的头脑。扁鹊紧紧捉住他的衣襟,发出了第一声抽泣,然后放声大哭。他的眼泪来得如此汹涌,像是要把当年来不及滚落就染上鲜血的那份一起补齐。
庄周尽职尽责地用不算宽阔的肩臂搂住扁鹊,用柔软的眼神凝视着他,直到那人终于安顿好失控的情绪。
扁鹊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庄周,回去吧。”哭得太厉害,他甚至噎了一声。
这显然取悦了庄周,他勾起一抹笑意道:“嗯,我们回家。”
莹蓝的光芒以庄周为中心向外延伸,梦境瞬间破碎。
同时,扁鹊睁眼,直直撞入另一人眼底。
他若无其事地打理好自己,出门前犹豫了一下,冷血无情的毒医又退回来,落下一吻。
庄周仰起头,阖着眸接受了它,细小的气流打上-----扁鹊几乎落荒而逃。
庄周笑出了声,观察着那人匆匆的背影。
身后,几只莹蓝的蝴蝶翩跹而过,洒下无数光点。

和师父和师父他基友和师父他基友他媳妇儿和师父他基友他媳妇儿他师父(。)一起五黑!!!什么叫皮肤压制读盘赢一半…然并卵,嘘曲有点不够,并且不开团毫无出路…虞姬坚持要单挑爱与正义小金金,奶鹊我手握梦魇脚踩疾跑操碎了心。(然而输出最高还是我)打龙百分百被抢,靠着老庄周和老亚瑟撑腰还是强行翻盘😂实力心疼开鱼贼稳的老庄周,该如何开瑞我们三个卖鱼为生的脆皮。顺便一问,狮心王原型是不是瓦王…克隆全程激动,私心瓦里安和阿尔萨斯的世纪合作。

最近在教高祖本纪,把我激动得诶hhhh全篇巴拉巴拉跳过,就挑张良韩信看。
刘邦真的是个无赖,大无赖,震惊。吕父靠着外貌协会把自家女儿就嫁了,嫁出个吕后来。邦哥看来人是真的帅,一见面就把人镇住了。
有个部分大概是这样的,樊哙劝刘邦别住秦宫,刘邦:不听不听,和尚念经!
张良:君主,我们来讲道理balabalabala
刘邦:子房说得好啊,走,还军霸上去。
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地方,老师讲到刘邦破了关中南,再破北,但是他知道这时候不应该再穷寇莫追了,因为…
某同学:斩草要除根,春风吹又生…!!!!
运筹策帷幄之中,吾不如子房。讲义花式划重点单句名句背诵,萧何韩信:????
最后不得不提一句,刘邦和项羽写歌是真的英雄豪迈,读到寒毛炸起…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若奈何!
回到游戏,重置第一个游戏内广告放出来的时候,打的是圣光之殿。我当时吐槽了一句说,邦哥重置就是重置了皮肤名还便宜了五块钱吗,改得还这么难听。
今天再上线,愕然发现广告又改回了圣殿之光。
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改了个名字神清气爽的hhhh。我方云妹本来想选别的英雄,最后犹豫了一下(是真的犹豫,翻来覆去切了好几次)还是选了赵云。
全程宠云妹,感觉很开心。
一级周瑜:云妹拿蓝,我后期再要。
四级周瑜:家里蓝没了,云妹跟我去反蓝,我看着。
对面反蓝,我们四个人追过去,我看着蓝还剩一点血没追,带着蓝躲草里被打到半血,途中敌方亚瑟还从草旁边路过一次:云妹过来,蓝丝血。
十五级周瑜:这盘赢了,云妹拿蓝吧,一身蓝的好看。

非此世

大概算个引子,东皇太一中心,私设一大堆,和太一基本上只有个名字一样了,有时间就接着写。
小学生文笔注意,第一人称注意,人物属于天美,ooc属于我。
ready?go.
我是太一,有个尊号叫东皇,住紫宫,管星星的那个。
基本上,星星都各自运转,谁也不管谁,倒是出不了什么乱子,再加上玉帝小儿刚登上帝位时,把我喊过去聊天,却不说话,一双眼睛看得我心里咯噔一下。
我便懂了。
“小仙虚度万载,每日只寻欢作乐,实在不妥,现天庭已立,当自请职责。不知东海龙王,我可当得?”
玉帝仍是看着我,颔首允了。
于是我倒腾了个壳子,重新做龙,一脚踹开原龙王,安安稳稳地占了人家的房子车子妹子儿子票子,每天逗逗鱼虾,批批折子,天庭那边也有龟丞相代去,小日子舒坦极了。
混了几百年安稳日子,又出事了。
东海出了个小屁孩,蛮有点本事,一个人扒了我们三太子的龙筋。
我额角一跳,仿佛又看见了我死不瞑目的九个儿子,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说是儿子也不对,反正是我年轻的时候空虚寂寞,自己分出来的十个同族小崽子。
这敖广,好歹还是我名义上的龙儿,被个凡人扒皮抽筋还能忍?
我大手一挥,哪吒是吧,龟丞相,乃一组特。
结果喜闻乐见,这个哪吒也不知道什么路子,得了太乙真人的青眼,收入门下练成了莲花怪,最后还在天宫任了职。
很烦,玉帝这个小儿,岂不是啪啪打我脸。
隔了几百年,玉帝又把我喊过去聊天。又是熟悉的沉默,一双漆黑的招子又盯着我不放。我心里又是咯噔一下。
于是我又懂了。
“小仙自请龙王之职,却出了这种残害良民的乱子,子不教父之过,如今唯有自请贬去他界方能谢罪,不知王者大陆如何?”
玉帝又是沉默,一声叹息,挥挥手允了。
吓得我龙鳞都要炸起来,这都不满意,他本意是要有多残暴。
还好我聪明。默默给自己点赞。
在三界尽头站了一日,到底是没人来送我,长叹一声,龟丞相啊龟丞相,有了新王忘旧王,枉受我如此器重。
食指一挑,破开虚空,没有实力的人才要取巧传送,直接破界飞降不就行了。
我怏怏地袖着手,下一刻便踏上异界的土地。同时,这片异界本能地在警告我,一道天雷直直砸下,强行打断了我的惆怅。
…很烦,这个世界怎么这么不懂事,要不是躲玉帝,今天就把你灭了。
只好收敛下力量,一朝当起凡人,踏上征途。

太一真可爱啊

东海龙王那张脸,真的是陌上人如玉,歪过头袖手盯着你的样子…/////可惜了我不会玩,只能在人机盯着太一游啊游的小尾巴舔舔舔。
突然就脑补了后羿x太一,哪吒x太一:后辈臭小子搞了我儿子不说还打起了我的主意,这样感觉的一个故事w